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91精品在线手机免费观看-在线国内精品视频高清-宅男视频免费 > 在线国内精品视频高清 >

开会到凌晨;争保研资格……如果重来一次,我不要再加入学生会


点击:133 作者:91精品在线手机免费观看-在线国内精品视频高清-宅男视频免费 日期:2021-11-13 17:25:18

文|三联生活周刊 读者:王尤山

1

" 以后看清我们六个人的脸,我们来了,就是查寝 …… 这是咱生活女工部长张美玉 ……" 前段时间,东北一所职校 " 学姐查寝 " 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大受震撼的同时我想到," 张美玉 " 也在我身边,只不过是以没有那么张扬的方式。

我在魔都一所招生规模不大的高校读书,宿舍六个人几乎全员曾在学生会工作。学校学生会分为院级学生会与校级学生会,前者主管各个学院内部的学生事务,后者则负责校级工作,如校级大型文艺比赛、体育赛事。两者均为三级制,从低到高依次为 " 普通部员—各部门部长—主席团成员 ",这三个岗位的成员均以每年一次的频率换届。

《一起同过窗》剧照

刚刚入学的我想体验学生工作,同时也抱着刚好可以学习一些知识和技能的想法,加入了院学生会新闻部。

室友 G 同时在院学生会与校学生会工作。她刚刚加入校学生会时与部门成员一道被部长叮嘱,可以不认识和自己同等级的部员同学,但一定要牢记部长团和主席团各个成员的脸和姓名," 如果值班看到这些人走进办公室,一定要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师兄 / 师姐’好。"

某次他们等待来开会的主席团成员到凌晨 12 点,部长司空见惯地讲,自己每到年终时常常开会到凌晨三四点才会回到宿舍," 大家要体谅一下主席团的师兄师姐,他们也很忙,也是抽时间给大家来开个会。"

《政客》剧照

形式主义和无用功不止这些。部门成员主要负责绩效考评,日常工作之一是检查各个办公室的卫生情况并打分,检查到主席团办公室时会放低标准,并不严格扣分。另一考评方面是检查部员在办公室的值班状况,在规定时间内不准迟到、早退,否则违规人员的姓名将会被短信发送到所属部门部长的手机上——这一方式被另一室友 H 戏称为 " 小学生打报告行为 "。这些考评分数与年终的绩效考评挂钩,若绩效成绩不达标,整个部门都会被主席团批评。

2

我所在的院系规模不大,一个年级只有三个班级、100 余人,不同班级的人还会混寝,我们常笑称院系是 " 熟人社会 ",院学生会作为 " 熟人社会 " 中的 " 熟人社会 ",尽管没有校级学生会那么形式主义,但糟污事并不少。

室友 H 和我同在院学生会的新闻部,日常负责一些院系活动的文案写作、摄影以及排版工作。与我设想中的 " 学到一点东西 " 不同,这类工作枯燥、重复,上手就可以学会,没有很大的技术含量。

不管是校级还是院级学生会,成员都会得到综合测评的加分,分数随职位递增,而综合测评分数是奖学金评选、保研资格评定等事项中的重要标准之一。彼时我已对日复一日的枯燥学生工作感到厌倦和疲惫,但舍弃不了这一点综合测评的加分,故大二作为部员继续留任新闻部。室友 H 则成为了新闻部的部长。

《小屁孩日记》剧照

那年冬季,学院参加校级的一个合唱活动,当晚排出了各个院系的名次。主管此事的主席团成员未提及相关推文的 ddl(截止时间),考虑到时效性,H 向主席团成员主动报备第二天推出这条推文。晚上十点多,主管此事的主席团成员临时通知 H 需要今晚出推送,H 只得临时 " 加班 "。

两位不同的主席团成员关于做推送时 " 字体是否要居中 " 有不同的看法,内部并未形成统一意见,H 对此选择了更符合自己审美的一种排版方式。这本来只是一个自由裁量的问题,但下次部长团与主席团开会时,另一位主席团成员却根据自己的看法,批评她做的一篇推送格式有问题。H 对我讲,因为一个不算是 " 错误 " 的 " 错误 " 被当众披评,即使没有直接点她的名,那一刻她仍感到难过与耻辱。

《二十不惑》剧照

后来 H 从另外一位同级同学那里得知,某次那位同学所在的部门写出一篇推送交给负责的师姐,师姐简单审核后认为推送没有问题,发送到主席团成员所在的群聊,所有成员一同审核,发现这条推送 " 漏洞百出 ",师姐转而批评该部门成员 " 办事不力 "。

3

G 曾把自己拍摄的照片用在院学生会公众号的一篇推文里,随后这张照片出现在校学生会公众号上刊载的一篇推送中,G 对此印象深刻——这是她拍摄过的最好看的一张关于学校学堂的照片。学生会不仅没有事先征求 G 的同意,甚至没有在结尾标明 " 图片来源 ***"。

无独有偶地,大二学院 " 改革 ",整合旗下所有的公众号,院学生会的公众号与研究生负责的另一公众号合并。在这段过渡时期,我和 H 等人撰写的一篇关于校运动会的稿子先是刊载在院学生会公众号上,随后稿件主体部分基本没改变,被搬上了新的公众号,作者署名是一位我们不认识的研究生师兄。

我和 H 发现 " 被抄袭 " 时,距离那篇推送发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写推送的研究生师兄和当时负责审核的人员早已不在学生会工作。如今我也要毕业,和几位有学生工作经历的室友谈起在学生会工作的林林总总,觉得这些离自己仿佛很遥远。

时间回到三年前,我刚刚结束高考,热衷于学习 " 前辈 " 的经验,下单了知乎当年出品的《大学四年我多想在入校前就知道的事》,书籍囊括了一些知乎答主关于大学生活的全方面回答,它的简介是这样的:

" 大学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代表了人生竞赛的另一个起点。在这个充满焦虑和迷茫的大学校园,如何才能做到不落人后?本书汇集 47 个大学生常见问题,从生活指导、学习技巧、恋爱秘籍、人际关系、就业方向等维度提供过来人的经验,让你在大学生活里有效规避误区,快速完成自我进阶。用大学 4 年,决定毕业之后的 40 年。"

我当时是如此渴望走出一条不会绕弯和兜圈子的 " 坦途 ",以至于翻完这本书后给自己的大学生活制定了一个 To Do List,其中一条就是:" 积极参加学生活动,加入学生会 "。现在我才明白人生不是被这些条条框框指导和束缚的剧本。

我偶尔也会想到将来,我们的专业是法学,在课堂上学习权利、义务与权力。尊重每一个平等独立的个体、相互体谅为什么会这么难?这些有意或无意的、拿捏到一点权力就 " 不把人当人看 " 的同学进入社会掌握更大的话语权后会如何呢?

我不知道这是个一条路走到黑还是那个老套的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故事。唯一确定的是,当前我和几个室友谈起在学生会工作的经历时,都不约而同地后悔了," 如果大学生活重来一次,我一定会远离学生会 "" 可以留着时间和精力做一些真正喜欢的事情 "。但是人生总是不可能再重来。

排版:然宁 / 审核:阿田 三联生活周刊

友情链接